广田预计恒大相关坏账30亿。两家上市公司合亏超100亿,裁了!

 

“恒大”、某大客户

频繁出现家装预亏年报

 

春节前,1月28日,“恒大”、某大客户”等字眼频繁出现在十多家家装公司的预亏年报中。其中,金螳螂和广田集团,因为恒大的超100亿的巨额商业承兑汇票违约,均预亏40亿-50亿元。

曾经因为参与过鸟巢、国家大剧院、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等标志性建筑装饰而名噪一时的金螳螂栽了。

 


意味着,金螳螂在2021年四季度的亏损至少在54亿元以上,比过去两年的利润总和还多。

之前报道,金螳螂未到期票据17.6亿元,应收账款16.76亿元,开启了针对恒大16亿债务的法律申诉。

相守13年

含泪“讨薪”超16亿

 

2012年金螳螂年报显示,与恒大的相关业务的收入占公司全部营业收入的6.71%,恒大成为金螳螂的第一大客户。


值得一提的是,与恒大合作期间,金螳螂损失的还不只是装修的收入。

2015年11月,金螳螂集团认购恒大淘宝足球定向发行的250万股,花了1亿元,成为恒大足球第五大股东。

不过2020年底,这只亏了70亿的“亚洲足球第一股”黯然退市。

广田集团

计提恒大坏账超30亿

 

除了苏州的金螳螂,深圳的装饰行业老大广田集团也在昨晚计提了恒大超30亿的债务。

1月28日,广田集团发布2021年年度业绩预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40亿元—50亿元,比上年同期亏损增加410.02%—537.53%。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亏损39.57亿元—49.57亿元。

 

公司解释称:2021年年中以来,受公司第一大客户债务违约影响,第一大客户及其附属企业开出的商业承兑汇票到期违约频,公司应收第一大客户工程款回款滞缓,面临较大的信用风险。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公司持有的第一大客户商业承兑汇票逾期未兑付金额为32.47亿元(已转入应收账款)。

 

所谓的第一客户,据了解,恒大是广田集团多年的第一大客户。2010年11月,广田集团宣布与恒大地产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将承接恒大地产及其子公司属下项目公司部分建设楼盘的建筑装修装饰工程施工业务。协议约定,恒大地产每年安排约35亿元的装修施工任务,并逐年增加约10亿元左右的施工任务给广田集团,该项协议的有效期为3年。

财报显示,在2010-2013年的营业收入中,有一半左右来自于恒大。

 

上市家居企业

踩雷“恒大”

 

事实上,金螳螂只是被恒大激起的浪花中的一朵。

近日,包括全筑股份、江河集团、中衡设计、我乐家居、凯伦股份、曲美家居、皮阿诺、天安新材、上海电气、建艺集团、广田集团、文科园林、好莱客、江山欧派、嘉寓股份等上市公司均在披露上年度业绩预告中提及或会对恒大集团相关款项计提减值准备的风险,此项计提会对公司2021年度业绩产生直接影响。

全筑股份:1月28日,全筑股份披露公告称,经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2021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8亿元至12亿元。公司称,报告期内,公司第一大客户恒大出现流动性问题。

江河集团:1月28日,江河集团预亏9亿到11亿元。预亏的主要原因为公司控股子公司港源装饰承接了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相关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下称“恒大集团”或“该客户”)的部分装饰工程,公司不能按时回收该客户到期应收款项。截止2021年末,公司对该客户已累计计提信用减值损失约18.9亿元,应收敞口净额约为7.8亿元(含甲供材0.76亿元),正在办理的抵账等资产约为5.04亿元。

曲美家居:同样是,1月28日,曲美家居虽然预增超1亿元盈利,但是仍然计提了近4000万恒大相关的应收账款。

注: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协会平台的观点和立场

 

(全文)